麻将攻略大全

麻将技巧与麻将玩法分享,享受麻将带来的乐趣

麻将是了解中国的捷径!

有人说,要想读懂中国,学会玩麻将是一种捷径。因为麻将是最真实、最广泛的大众文化,它根植于每个中国人的内心深处,其游戏规则是中国人百年来真正的“潜规则”,回望历史,很多名人与麻将的关系都千丝万缕,密不可分。

慈禧

清代,随着麻将牌张数和玩法的基本定型,麻将之戏不论是在宫廷王府还是在民间江湖都风靡一时。许指严曾在其《十叶野闻》一书中记述说:“(麻将)当其盛时,上自宫廷阀阅,下至肩舆负贩之流,罔不乐从。”

关于清宫兴起打麻将热的情况,徐珂在《清稗类钞》中也有类似的记载:自中日甲午战争结束后,麻将始入宫廷;1900年后,几乎每天都会有“雀战”在宫中上演。

慈禧虽然不嗜好这种游戏,但她也不反感,她有时也会和嫔妃们逢场作戏打上一圈。为了讨慈禧太后的欢心,朝中诸王、福晋和格格无不热衷于进宫与她一起玩麻将。《麻将是了解中国的捷径!》

庆亲王奕的两个格格尤其常到,她俩为讨慈禧高兴,暗中指示站在慈禧背后的两位宫女替她们看牌,看慈禧需要什么牌,就向她们打手势,她们装作无意打出这些牌,慈禧赢后,并趁着慈禧开心,立刻跪地叩头请求赐她们的亲友一个职位。

宫廷麻将的输赢之巨也令人咋舌,据史载,庆亲王奕的福晋每次被征召入宫陪嫔妃们打麻将的时候,往往“挟银子数万金”,如果输得多了,她还遣人回家取钱来。

老舍

老舍先生曾在自传里谈到,自己23岁左右时曾沉溺于烟、酒与麻将之中,虽然打牌“回回一败涂地”,但只要有人张罗,他就坐下,常常打到深更半夜。

他后来在文章中回忆说:“明知有害,还要往下干,在这时候,人好像已被那些小块块们给迷住了,冷热饥饱都不去管,把一切卫生常识全抛在一边。越打越多吃烟喝茶,越输越上火打一夜麻将,我深信,比害一场小病的损失还要大得多。”

天长日久,年轻的老舍渐渐瘦弱,痰中往往带血,终于生了一场大病,昏迷不醒。治愈之后,头发全部掉光。从此他才下决心戒除麻将等种种“恶嗜好”,专心读书、教书、写作……

毛泽东

大概很少人知道,毛泽东是如何认知麻将的。

他善于利用麻将游戏中的智慧来处理工作中的问题。在他的遗物中有两副麻将牌,一副为牛骨质地,橙色,装在有金属搭扣的棕色牛皮箱中;另一副为塑料质地,呈淡绿色,装在带拉链的棕色牛皮箱中。

他不止一次地高度评价麻将,这绝不是出于个人兴趣的好恶,而是公正、准确、深刻的理性评价。

在延安期间,他专门对麻将发表评论。

他说:“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,第一是中医,第二是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,第三是麻将牌。”“不要看轻了麻将你要是会打麻将,就可以更了解偶然性与必然性的关系。麻将牌里有哲学哩。”

毛泽东打麻将有一个最突出的特点,就是不单纯为玩而玩。他在紧张的读书、工作、写作之余打打麻将,寓工作于娱乐之中,把打麻将看成带休息的思维和工作。

新中国成立后,毛泽东偶尔也打打麻将,可是当大家正打在兴头上时,他常突然站起来告退,使大家不知所以然。

后来大家才弄明白,原来,毛泽东打麻将既是为了换换脑筋,也是为了清理一下自己思考问题的思路。而在他站起来时,就是已弄清或发现了一个正在考虑的关键问题,故而急忙起身,继续紧张的工作。这个习惯是他在革命战争年代中养成的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